赵海哈哈大笑,手一动,一把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,这把长刀正是血饮,不过现在却是铁虬树的分枝,赵海没有动作牛头镗,在这样的密林里,牛头镗明显的不太适用。

对方一看赵海显出了刀,也冷哼了一声,接着几人全都亮出了自己的武器,一看对方亮出了武器,赵海就知道了,对方这几人竟然全都是兵魂者,这到是有些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,不过赵海却没有表示什么,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道:“我自从出道以来,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如果说有什么人是我的敌人的话,那个人就是之前在刀魂国那里,攻击刀卫军的那一伙人,那伙人中只跑了一个,看来你们是一伙的,我没有说错吧?”

领头的那个拿着一把长剑的兵魂者,冷笑道:“不错,你说的一点也不错,你是一个聪明人,可惜,你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。”

赵海哈哈大笑道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人是不该得罪的,他已经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了,我不杀他们怎么办?难道要等着被他们杀死吗?没能杀了那个枪魂者,我就知道会有麻烦,说实话,你们来的比我想像的要晚,动手吧。”

那个用剑的兵魂者看着赵海,突的呵呵一笑道:“不错,我现在到是有些欣赏你了,可惜的是,你是我的敌人,对于敌人,我从来不会留情。”说完那人一挥手里的剑,其它几人直接赵海杀来。

赵海狂呼一声,手里的长刀一刀往他右面的那个人劈了过去,这一刀中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在加上赵海高大的身形,这一刀竟然好像是千军万马在冲锋一样,同时赵海的身边突的出现了很多的植物,这些植物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,一出现就往那些人攻了过去。

那个被赵海攻击的修士,是一个用双刀的,他一看赵海一刀劈来,竟然有一种无从躲闪的感觉,那人心神一震,他知道自己的气势被赵海这一刀给影响了,但是同样的,他也十分的清楚,自己真的不可能躲过这一刀,因为赵海这一刀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招普通的直劈,但是刀身轻颤,已经把他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,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躲。

那人就感到奇怪了,赵海明明是一个植师,为什么刀法还如此的高明,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植师,就算是兵魂者,也没有几个人,能劈出赵海这一刀的。

第一百四十一章 追兵又致

那个双刀兵魂者,大吼了一声,双刀奇出,不退反进,直往赵海扑了过来,双手舞成一个刀团,攻中带守,守中带攻。

赵海却好像是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动作一样,依然一刀劈了过去,赵海手里的长刀,因为是铁虬树的分枝,所以刀身显得乌黑,一点都不反光,也看不出来锋利,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木刀一样,但是这把木刀拿在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手里,也可以给人带来无边的压力。

赵海这一刀挂着刀,直劈在了那个兵魂者的刀团上!就听到当的一声,那个兵魂者双刀一下就被赵海给荡开,而他竟然没能挡住赵海这一击,赵海一刀就把那人给劈成了两半!

暴力,太暴力了,那几个被赵海放出来的植物挡住的兵魂者,怎么都没有想到,那个双刀兵魂者,竟然连赵海一招都挡不住,他们都有些发愣,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,两声惨叫声传来,他们顺着声音望去,正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和一具被砸得飞出去的尸体。

所有人都蒙了,他们看了那具无头尸体,他们并没有发现那具无头尸体旁边有任何的植物,那人是怎么死的他们都不知道,而另一具尸体的旁边,却立着一棵奇怪的大树,这树并不是十分的高大,但是通体却散发着玉一样的光芒,显然那个死去的兵魂者,是被这棵大树所杀的。

那些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他们可都是虎魂国里的精锐,怎么一照面就死了三个。这太奇怪了。

但是赵海却没有停下来。他狂吼一声。直往领头的那个剑魂者扑了过去,那个剑魂者一看到赵海冲了过来,不由得冷哼了一声,接着手里的长剑一挥,一道剑气直往赵海攻去。

赵海可不敢去当这剑气,剑气十分的锋锐,他虽然对自己的防御能力很有信心,却也不敢硬抗对方这一剑。所以他身形滴溜溜一转,就让过了这一道剑气。

那个剑魂者一看赵海让过了那道剑气,冷哼了一声,手里的长剑直往赵海刺去,同时他的剑尖轻颤,转眼之间他手里的长剑好像是消失了,一道道如细雨一样的剑光,直往赵海攻了过去。

这剑光可不是剑气,而是长剑在高速动动的时候,剑尖产生的光亮。可以说每一道剑光都是一个实体的剑尖。

赵海一看到对方的攻击方式,突的一笑。接着他手里的长刀一挥,一刀劈了过去,赵海这一刀简单无比,没有任何的花招,就是一招直劈,看起来一点也不华丽,但是这一刀的风采,却一点也不比那个剑魂者差。

那个剑魂者一看到赵海这一刀,他的眼神不由得一缩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个用双刀的兵魂者,会连赵海一刀都挡不住了,不过他与那个兵魂者的实力还是有差距的,他身形往旁这一闪,手里的长剑却没有停,剑光直接就把赵海给罩在了其中。

但是赵海却好像是没有感觉一样,随后就是一刀横扫,那人的剑光在赵海的身上连刺了十几下,但是却连赵海的皮都没有刺破,就在他一愣的时候,赵海这一刀也扫了过来。

那人一惊,身形拼命的往后仰,一个铁板桥,生生的让过了赵海这一刀,同时他的身形也是暴退,一下就脱离了赵海的攻击范围。

但是赵海却没有想要放过他,一般人都认为,一个人的肌肉太过于结实不是好事儿,那样会对他的行动带来影响,也就是说,会降低他的速度,但是赵海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,那人后退的时候,他已经跟着扑了过去,又是一刀直往那人劈了过去。

那人的剑之前之所能没能攻破赵海的防御,一是因为赵海的防御确实是很强,第二就是因为那人的剑,力量太过于分散了,那人的剑一刀,就是一片的剑光,每一道剑光都是一个攻击点,也就是说,他的剑速十分的快,但是这同样也带来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他的剑速是很快,但是每一道剑光的攻击力都不是很强,因为他要为下一剑做准备,所以他不可能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一剑之中,而这样的攻击,却恰恰是赵海最不害怕的。

赵海的防御力十分的强悍,魔牛炼体术在加上雪人的纹身,这让赵海的防御力达到了一种十分可怕的成度,如果对方攻击他的时候,每一剑都是全力攻击的话,那赵海还真的可能挡不住对方的进攻,但是现在对方,每一剑都没有进全力,也就用了六分力,这样的攻击,对于那些防御弱的人,可能是一种灾难,因为你没有他快,他攻击你十剑,你顶多挡住五剑,还有五剑会刺到你的身上,虽然不会把你一下刺死,却会让人受伤,在这种情况下,你必败无疑。

但是这样攻击,放在赵海的身上,却是一点用也没有,你的剑快,但是力量不够,你刺了赵海一剑,却连赵海的皮都没有刺破,根本就没有伤到赵海,也就等于是说,你的攻击是无效的,在这种情况下,那人的自然只有后退一条路好走了。

那人在后退的时候,赵海已经追了过来,同时一刀往那人劈去,那人的身体往旁边一翻,接连翻了几下,这才让过了赵海这一刀,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在他的身下,突的钻出一根黑色的藤蔓,这黑色的藤蔓突的从他的身边划了过来,在那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的脑袋就已经掉了。

那人的具体掉在地上的时候,那条藤蔓也消失在了地下,不用说,那条藤蔓,自然就是铁线草,铁线草称着那人把所有注意力,都集中在赵海身上的时候,一下就把那人给宰了。

赵海看都没看那人的具体,转身往其它几人攻了过去。而现在这八个围攻赵海的人。已经只剩下三个了。那五个人中,死在赵海手里一个,死在铁线草手里两个,死在石锤树的手里两个,剩下的那三个人,也是人人带伤。


is93.p2pebu.cn  5dr.p2pebu.cn  erq5f.p2pebu.cn  xj09.p2pebu.cn  ceko.p2pebu.cn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2pebu.cn

本站鲨鱼直播官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